br也许是习惯了繁忙

文章来源:汉沽文学网  |  2020-02-26


也许是习惯了繁忙,也许是熟悉了奔波,也许是了解了一个人的生活,也许是觉得爱情这颗奢侈的珍珠不会以美丽的姿态降临到李修贤青春的余年……也许没在当时见到她呢?李修贤这样想着。想着从初识到现在仅仅两个月就充满了数也数不清的无眠和会议,想着那些个点点滴滴的一幕幕,竟猜不透会到如今的“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的阻隔。人人都说的度日如年,可在这几天里,李修贤度过的又何止是几个世纪!

李修贤究竟是怎么了?跌跌撞撞地进了公司,晨会已经开始了!

“大家好,在这阳光明媚的早上,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大家都知道关心妍吧!(那女孩面带笑容微笑着面向每一位同事。)我没她那么漂亮,也没她那么知名和富有。我和她只有一字之差,我叫----李心妍。”

“那好,现在开始点名吧?在我叫到哪位的时候,希望配合的给个小小的微笑,可以吗?在人的一生中,希望付出最少,得到最多的,且又最容易得到的便是微笑了!生活你对她笑它就笑请大家都不要吝啬自己的微笑!谢谢!”

众人都把目光拉得很长,显得与以往的晨会及不相称,一如地狱和天堂。李修贤也从这极具柔美的声音中断了正在沉思的心绪,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一袭洁白的阳光。

“李心妍,李心妍!”李修贤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仿佛荒漠里行走时忽而遇见了绿洲。刚才烦人的思绪已被流沙葬到脚底下了。待回过神来,哪里还有李心妍的身影,众人也都哄而散去了。李修贤转过头,在如田字一般的办公区内像发现了昙花不由自主疾走过去。

“你好,我叫李修贤,能和你做个朋友吗?”此刻李修贤是从哪里借来的这亿万分的勇气?

“李修贤?啊!久仰大名啊,你的业务成绩一直位局前茅的。幸会幸会!”李心妍似如见到阳光般地伸出手来。殊不知,她自己正是一缕纯洁健康的阳光呢!这下,倒使得李修贤不知所措了!

李修贤是公司里的业务主尖,工作自是不说,领导格外器重。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修贤老是拿谈婚论嫁不当事,一直张罗帮他介绍合适的对象,都被他婉言拒绝。这次,经理异样的眼神终于罕见的露了出来。

“什么?心妍?人家可是名牌大学生。家里又有钱,又有品位,我看呀,你这门亲事,没门!”

“我只是想叫您帮忙搭搭线,做个朋友什么的!”

“小李呀,有机会我还会给你介绍合适的对象,这次,我劝你是死了心吧!心妍不象是有心要留在这里的人!”

…………
(二)

春末的午后时光是最令人惬意的:风是温柔的,温度也是温柔的,就连街上浓绿的树木也显得极为温柔。李修贤将车泊好,拎着钥匙的手象和着什么曲调似的甩着。还没忖测出是怎个曲目,他已步入了广告公司的大厅。

他和同事们相互打过招呼,径直走向心妍的办公桌前。这是认识李心妍的第几天了?李字免去后,嘴里叫着也格外地亲切了。“心妍,办完了!成功拿下!”李修贤得意地看着心妍,似想在她眼神中寻求一丝丝的褒奖。他的这点心思终于得到鼓励,李心妍附之莞尔一笑,伸出两个手指做出V字形状,修贤终于孩子般兴兴地胜利而去。

“李心妍终不愧是李心妍,迷人于无形无影之间。那笑妩媚动人却又落落大方,哎,小李,看来你非此祸不趟了!”同事们热闹着拿修贤开心。

“修贤啊,现在有没时间?”

“经理,什么事?”修贤正待和同事们争嘴,经理从里间出来了!

“下午有个组织活动,没其他事的话就代我去一下吧,别丢了人情!”

“那我可不可以带上一个人?”李修贤很像不忍离开办公室的!

经理抬头往鼻梁上推推眼镜:“可以呀,怎么了?”随即一看修贤的目光所在,立刻失笑了“啊,哈哈,可以,谁去都可以,只是须得人家同意!”



市中心的广场边缘地带有幢残疾儿童会所,李修贤正是奔向那里去了。不过,还有一个同行的,没人会猜不出她是谁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探出两个年轻的脑袋来!“大家好,我们来晚了,希望不会打扰到你们的节目!”还是李心妍先开口了,因为里面很多成年或未成年的孩子们正围坐一团,像在做着什么游戏。他们的进来,怕是已经打扰到了!

两人弯腰表示歉意,随即悄声落座,一起共享游戏的乐趣。

游戏大致像古代的行酒令,一人输掉以后,按理是要献歌曲或者笑话的,完毕后再继续游戏的轮回。李修贤看心妍一脸爱心,也悄悄收心放到游戏中去。那些孩子真是天真可爱,他们较真,他们顽皮,他们都克制着不破坏游戏的规则。这局游戏被他们玩得非常激烈,煞是惹人叫好。玩到一半时,李心妍却输掉一局,她便在李修贤和众多有智障的朋友注视下,站进圈子中间,将自己“惩罚”一通。她唱了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柔美凄楚的声音夹杂着微妙的和律,李心妍借着手语和许多孩子张着嘴巴忘情地唱着。在那个圆圆的“舞台”中间,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窗外的阳光温柔地斜射进来,轻轻地洒落在她的肩膀。她长长的睫眉,白皙的脸庞,伴随着她双手的动作,俨然像个真实的天使在面前。

李修贤痴痴地托着下巴,聆听着,静静的观赏着,沉迷着!甚而至于歌曲完毕,李心妍走下舞台重新落座在他身边都茫然无知觉。

电话响了,李修贤慌忙把音量关到最小,是客户打来的。游戏还在继续着,李心妍投来一束眼光,似在示意:我们该走了吗?

李修贤郑重地点点头。对于工作,他从来是不马虎的,然后收拾东西,准备悄悄扣门而去,以免打扰正常的游戏!

“我们先走了,谢谢你们的精彩表演。”然后腰离离去,这倒也并没打扰其他人快乐的心情。

李修贤在这刻起心里感动了。为什么感动?至今说不出来。有时候,感动也仅仅只在一瞬间,没来由地叫人折服,就象这春末午后温柔的阳光般捉摸不定。

(三)

“心妍,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想请你吃饭!”李修贤神情专著地开着车。即使车上没有载着令自己动心的女性,其实他早就不专心了,琢磨了一天了,都不知道该借什么借口去约人家。自己又不懂得什么是浪漫是怎样一芝流派,姑且以最原始的办法吧,兴许人家能知道他的诚意呢!

时间激动起来了。她答应他了。就连时间也催促他们的幽会了。夜晚很像是提前为他们的晚餐降临。几颗大大的星外,便是黑漆漆的天了。车灯映照下,城市里雾气托起一阵阵靡靡的烟云,仙境一般缭绕在城市的那条河上。路灯显得迷离了,象个倦睡的妇人,强扯着瘦瘦的衣襟,在柏油路下投出暗暗的长影。

欧式的“上岛咖啡”对对情侣相携进进又出出,生意蛮好的样子。李修贤从来不在意上岛是哪里的名字,又在哪里兴起,最后,又盖以什么样的意义。而对于咖啡,也只是浅浅听到过是提神夜战的好帮手,想来今天是来试一试会不会也是爱情的好帮手呢!

约莫一杯咖啡的光景,只见李心妍手中的小勺不断地旋转,李修贤的杯中却白白如也了!

看来要接近主题了!果不然,李修贤沉不住气,问了话来。

“心妍,我们相处也有两个星期了吧,你说说,在你眼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打多少分吧!”李修贤的两臂贴在木桌上,身体前倾,想要听的约莫是耳语了!

李心妍微微一笑,好象预先知道他要这么问似的:“那我抛开我所不知道的以前,我觉得你对工作很专心,对待事业,你是一个睿智的成功者,我相信!还有,你讲信誉,而且做事总以大局为主。只是,你有些时候太过感情,太过认真了,希望不要成为你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几句话有轻有重地道了出来,完全出乎李修贤的预料,李修贤暗暗庆幸自己没戴眼镜。

“心妍,我是想问你,对于抛开工作,抛开事业的我的个人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李修贤并不气馁很被李心妍说中,太过感情,太过认真。

“修贤,我们不是朋友吗?我们在一起工作,一起互相帮助的时间还很长,如果你是坏人,我肯与你相处吗?你何必在意你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呢,你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李心妍依旧微笑着,几句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推卸责任的言辞能和李修贤战场撕杀而不败下风。

“心妍,虽然你这样说,但是。也许你不知道……我是想说……我喜欢你。从第一天起!”

也许是咖啡的原因,李修贤现在精神很充沛,也很集中。当他诉倾了肺腑,却没察觉到对面因了这句简短的告白而使身体微微的一震。

李心妍看着修贤的脸,一脸的诚挚和惟恐不应,低头继续转着小勺。小勺在杯子里转成一个小小的旋,在灯光下暗褐色的琼浆滋生出浓浓的味道,弥散在整个香间。扩音器里传出有些哀哀的萨克斯曲又添了一层无言的等待。

李心妍低头轻啜一口,抬头,双手将略微卷曲的头发往后面一束,鬓角便露了出来。那睫毛,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唇,在咖啡的香味里,说不出的娴静温雅的美。

“对不起,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吧。”李心妍没有直接回答,可性直的李修贤却失望了。他默默的起身,结帐,然后准备开车。

“修贤,我们还是朋友的,不是吗?”李心妍不想修贤有些沮丧的神情,补充一句。

“啊,啊,是呀,我们还是朋友!”

之后,仍是默默的开车,默默地在楼下看他开灯,然后默默地离开。

(四)

离得开凡庸纷扰的俗尘,躲得掉竞相苦诉的吟哀,能逃得了背后那双殷切的眼光和心底那片相思袒露的心扉吗?离开后,李修贤也独坐床头,变得默默了。这样地默默地很长时间,竟多生出些些的眼泪来。

“心妍啊!难道我太不叫人放心了吗?你讨厌我什么呢?”在床头,李修贤自是睡不着,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想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哪里做的不够好!



又是一日,外号叫“面包”的朋友邀大家前去K歌。进得靡虹闪烁的包厢,李修贤已端坐在靠墙角的沙发。中人都知晓这对“冤家”,暗暗地在背地里帮他们搭鹊桥。于是一声哄乱中,只剩李修贤右边的一个空位了。

“你有一只会说话的眼睛,你有善解人意的心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你的微笑总是让我为你着迷

你有一只深情的眼睛,你有融化冰雪的魔力

……

我…偷偷的爱上你,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知道……

我…只能偷偷的想你,只能偷偷看着你

总是没勇气,总说不出我是真的爱上你”

《我是真的爱上你》,李修贤目光微闭,神情专注地唱着,声音绵绵却撕心裂肺。“我…偷偷的爱上你,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知道……我…只能偷偷的想你,只能偷偷看着你,总是没勇气,总说不出我是真的爱上你”唱到高潮部分时,李修贤握着话筒的手竟有些微微的颤抖了,微闭的眼角现出一丝不可捕捉的扭曲。在包厢幽暗的视线中,正襟而坐的李心妍用手抚了下头发。她,看到了这一幕!

两人依旧没说一句话。

“《原来爱情这么伤》”李心妍站起身来,把脸朝向屏幕,背对大家,轻声念了一次歌名。那声音,该同样也些颤抖的!

“我睁开眼睛,却感觉不到天亮

东西吃一半,莫名其妙哭一场

我忍住不想,时间变得更漫长,也与你有关

否则又开始胡思乱想

……

原来爱情这么伤,比想象中还难

泪水总是不听话,幸福躲起来不声不响……

说的时候很简单,爱上后却正巧打乱

……

有一天终于打完,思念的一场战

回过头再看一看,原来爱情那么伤,下次还会不会这样”

歌词已经唱完,李心妍并不转身,一直等到最后旋律的终止。

“她伤心了吗?她流泪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歌词中那样无奈,那样难以抉择?她并非讨厌我的。”李修贤用心听着,用心体会着,并感受着那种仿佛自己也担负着的那份无奈和难以抉择,甚至于朋友们对歌者赞许的鼓掌都没应和一下。“我是不该让她流泪的。”他这样想着!

正在想着,李修贤选的曲目《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那凄然的前奏响起了,他拿起了话筒:

“你说我让你看不清楚,你说你害怕在爱中迷途,舍不得你哭

如果是我让你觉得无助,让我告诉你,我对这一切有多在乎

如何证明我深情的吻,才能呵护你脆弱的灵魂

我愿用生命阻挡任何能伤害你的人,就算被冷落,就算犯错,我都不走……”

李修贤唱着,把脸转向李心妍,那双炽热的流露着爱情的眼神射在李心妍的脸庞,李心妍的眼角湿润了……

(五)

五月里,天上浮着带带白云,空中飘着微微清风,冕山上亦呈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李心妍着一身素净休闲装,正随李修贤拾阶而上,向往顶峰去了。

共 891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了李修贤的爱情接力故事。就在爱情将要成功时,却突然失去了,他也追随着爱情,在暗黑的夜里,像一只大鸟从七楼飞落到水泥路面上了。于是,他用自己的人生演绎了一出爱情悲剧。【编辑:月儿常圆】
1 楼 文友: 2009-0 -14 18: 4:16 小说的结尾过于仓促,李修贤的死让人觉得不可信。小说的叙述缓慢了些。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治疗风湿骨痛祖传秘方
为什么运动后腿酸
友情链接